首个民族博物馆差点毁于西昌山火:火焰最近时仅80米


更让人吃惊的是,说出这番怪论的托尔也不是“纸上谈兵”的象牙塔专家,据他任职的美国海军研究机构介绍,托尔在从事军事相关研究前,曾在美军三艘军舰服役并担任领导岗位。

△董恩盛(左)和杜鸿儒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是美国的一所研究性大学,也是全美最近连续33年来科研经费开支最高的大学,其公共卫生学院多年来排名全美第一。董恩盛、杜鸿儒及团队较高质量的数据成为诸多研究团队进行学术研究的基础,是科学界了解新冠疫情的重要信息来源。

“我认为它可能在人类中传播了一段时间。”利普金说:“多久? 我们可能永远不会完全重建这一过程……它可能已经流传了几个月甚至几年时间。”

在报道结尾,谈起“罗斯福”号前任舰长克罗泽尔时,托尔认为“舰长对保护部下有道义责任”,但他坚持认为“备战必须放在第一位,对于部署在西太平洋的军舰而言,应当时刻保持纪律,即使有官兵生病,也要随时准备作战。”

托尔认为,舰上官兵大多是19-20岁的年轻人,“新冠病毒对年轻人的破坏力很弱,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感染了”托尔表示。

杜鸿儒说:“相当于最困难的事情就是,这些数据源都是不同的格式,也可能都是不同的语言,我们需要把各个数据源汇总了,再整理、再清洗成我们需要的格式,然后再上传到这个数据图表中。”

不过,报道后文还是点出了这位“专家”最真实的想法。

或许在他看来,为了维护美国在亚太的霸权,而选择让官兵相互感染、实现“群体免疫”,是一种更高级的人道主义吧!近日,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多国传播,多国主流媒体或政府卫生部门在进行疫情更新发布时,都在引用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疫情数据更新图。而这份目前受关注度最高的疫情图,由两名中国留美博士创作和维护。

难以想象,一个曾经和一线官兵共同生活工作的人,居然敢这样“慷他人之慨”,呼吁拿官兵的生命安全去尝试他的所谓“理论”。